--> 抚州准分子手术要多少钱,抚州准分子手术费用,抚州准分子手术的费用

微信卖苹果手机预付50

2016-11-08 中山人防 中山人防

原标题:西安共享单车烧钱大战中场无休 或重走打车软件老路(图)

今年1月18日,ofo小黄车在西安上线,标志着共享单车正式进入古城。随后,摩拜、酷骑、oxo陆续投放。虽然共享单车进入西安不过半年时间,但这个产业却在发生较大的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运营仅5个月的重庆悟空单车近期宣布退出共享单车市场;运营不足4个月的北京3Vbike6月21日也宣布停运。与此同时,行业两大一线公司则双双宣布数亿美元的融资动态。烧钱圈地、倒闭合并……共享经济出行领域与滴滴打车似曾相识的一幕正在上演。

4种共享单车总数达30万辆,每笔押金均已是三位数

最近,ofo小黄车宣布押金上调,由原来的99元上涨至199元。这意味着,目前西安市面上的共享单车押金都已突破三位数。

华商报记者用一部未注册过ofo小黄车的手机尝试实名认证发现,在押金交纳环节所提示的“押金(可退)”为199元,其余注册步骤与过去大致相似。对此,ofo公司的客服人员表示,押金是从6月下旬开始上调的,针对的是新注册用户:“老用户如果将原有99元押金退掉,未来再缴纳押金,也需缴纳199元。支持信用分免押金的方式则不受影响。”

对于上调押金的原因,ofo方面表示,公司正在建设一套全新的智能信用体系,在这套体系中,用户日常的用车习惯和信用评级都会成为押金的参考系数。新用户收取199元押金,是因为新用户还没有积累足够的信用行为,需要一段时间的使用来加入信用体系。随着这套智能信用体系的运转,信用级别高的用户会受到鼓励。

今年1月18日,ofo小黄车在西安上线,首批投放地点选择在高新、小寨等人流量较大地区。随后一段时间,摩拜单车、酷骑单车和oxo马上到陆续投放市场,近半年以来,西安市面上形成了4种共享单车跑马圈地的局面,成为市民出行的选择之一。

那么西安目前运营中的单车有多少呢?近日ofo小黄车在举办的相关活动上透露,在西安ofo投放了10万辆小黄车。有业内人士估计,10万辆ofo,加上10万辆摩拜,以及酷骑和oxo10余万辆,目前西安市场上的共享单车数量有30万辆。对这一数字,oxo马上到的运营方陕西迅智达智能技术有限公司线下运营关系部刘女士认为,“大致符合实际情况。”她介绍,oxo马上到投放的单车有4万辆,其他公司单车有多有少,加起来应该在30万左右。

ofo小黄车上调押金后,目前西安单车的押金区间已经演变为两档:ofo小黄车和oxo马上到均为199元;酷骑和摩拜单车分别为298元、299元。

免费午餐频出现,纷纷抢占市场份额

为了刺激用户,包括上调押金的ofo在内,各单车品牌纷纷推出充返活动,同时免费福利也不少。

不仅有免费福利,各大品牌还经常搞一些好玩的活动吸引年轻人。7月8日,ofo小黄车就在西安搞了一场“香蕉趴”活动,用户只要骑行ofo小黄车参加相关活动,集齐两种“小黄人卡”,就能免费无限量的吃香蕉。显然,这为用户带来的是新奇、好玩的骑行体验。摩拜单车相关活动也频频出现,与西安五一车展曾达成战略合作,在六月初又发布西安骑行大数据。

有西安市民介绍,骑了几个月除了押金一共花了不到10块钱。“我现在都是尽量先找免费的车子。”他表示,自己的手机上同时装了好几家单车软件,而不同品牌的优惠时段是有差别的,就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他的手机上又收到了一家单车品牌发来的“抢免费骑月卡”的活动短信。

据华商报记者了解,目前西安市场运营的4家共享单车品牌,都正在或曾经推出过免费骑行活动。有些还变着法推出“红包车”。在一家创投公司任职的高先生指出,在这个群雄逐鹿的阶段,市场份额的多少是资本所看重的。如果想在这轮烧钱大战中不掉队,而技术又存在同质化的情况下,各单车公司只能咬牙跟进,靠优惠午餐来拉拢用户,以免于被其他品牌提前赶下赛道。

陕西师范大学国际商学院副院长雷宏振对华商报记者分析,免费骑是当前平台经营模式发展到第二阶段的必然现象,目的还是为了争抢当前客户,进而抢占市场份额。

高折损率是不争事实,单车行业运维成本不菲

“共享单车是一个重资金行业。”陕西迅智达智能技术有限公司线下运营关系部刘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们在西安地区投入4万多辆oxo马上到单车,每辆车的采购价加锁需要数百元,仅此一项投入就达到上千万元。日常运营中的平台搭建和网络升级费用、70多位运维员工的工资开支等成本同样不菲,“这还没有计算单车折损的费用。”

在共享单车的运作中,除了用户数量和使用频次,最重要的开支就是单车折损。目前,各单车公司都没有披露过具体数字,不过有关丢失率和损耗率的问题,外界存在几种推断。

第一种推断来自于ofo投资人朱啸虎。此前朱啸虎曾在混沌研习社做了一个演讲。根据他的说法,有人以此测算:每40天一辆ofo单车能挣200元,正好够本;假如这辆单车没有偷窃、损耗、运维成本,那么三个月能挣450元。但是朱啸虎说三个月只是刚赚回车辆成本,说明在这450元中,有250元是损耗、偷窃和运维成本。

第二个被参考的数据,是莆田卡拉单车、重庆悟空单车、北京3Vbike的遭遇。卡拉单车在投放市场仅三周后丢车率超过70%;悟空单车在退出市场后表示:投放1200辆单车,九成失踪;而6月21日刚刚宣布停运的北京3Vbike,倒闭的原因是“大量单车被盗”。

在谈到单车折损的问题时,前述刘女士表示没有具体的数字统计,但“折损率非常高”。华商报记者在西安也见到了五花八门的车辆伤情:被涂花的二维码、被拆锁、车架变形,烧毁车身、丢进河里……有单车公司的维修师傅说:“一天能修上百辆,但送来的远不止这些。”

高折损率带来的人力成本,也成了继造车之后共享单车企业线下必须承受之重。仅说运维人员的工资一项,假设每人每月3000-5000元。按照一个品牌投放100万辆单车、至少配备1000名运维人员,每年支付的薪酬也在3000-6000万元。

圈地暗战竞争激烈

西安一年后或见结果

用产能来掩盖折损,目前仍是单车品牌占据市场最基本的策略。不过,悬殊的实力直接带来的是各品牌单车之间日益分化的融资和运营能力。

前不久,摩拜刚刚宣布完成一笔由腾讯领投的6亿美元融资,曾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7月6日消息,ofo小黄车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再次刷新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另一方面,6月13日宣布退出市场的悟空单车,注册资本金仅有10万元。资金实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近日,摩拜投资人腾讯CEO马化腾和ofo投资人朱啸虎在朋友圈互怼就让吃瓜群众看得津津有味。朱啸虎用第三方数据称ofo活跃用户、用户增速远甩摩拜,马化腾用微信支付数据称,摩拜高ofo一倍多。

头部公司为了第一争得脸红脖子粗。其他单车企业也是各有小算盘。“我们当然期待资本的眷顾,但现在首先是要把市场份额占住。”对于未来是否存在被收购和合并的可能,有运营者毫不讳言。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手中有充足的现金,各家单车公司自然是加码造车,并在包括西安在内的全国各级市场上继续烧钱圈地。迅智达的刘女士认为,虽然已有共享单车企业宣布退出行业,但这些公司大多资金实力有限,有的还带有玩票性质。事实上,大多数公司的市场扩张和竞争速度并没有暂停。就拿西安市场的竞争格局来说,可能至少还需要一年左右才会明朗化。

打车行业风光不再,共享单车会不会重走老路?

有需求支撑、有资本热捧,目前共享单车行业正卯足马力,进入烧钱圈地的下半场。这不禁让人想到当初同样是打着共享经济旗号的打车行业。一年多以前也是轰轰烈烈、颠覆了传统的打车软件们风光无限,而现在却面临着用户缩水、费用涨价的尴尬。

“网约车对出租车的冲击小了。”西安一位的哥告诉华商报记者,去年生意很难做,但今年坐出租车的乘客明显又多了起来。他认为,这和打车软件现在对乘客及司机取消补贴奖励有关。

西安邮电大学经管学院院长张鸿认为,如果拿当初打车行业的格局来看,还没有哪家单车企业形成对市场绝对的掌控。而且共享单车的“烧钱大战”和曾经网约车有区别。首先共享单车不存在司机奖励等成本,补贴单车也比补贴网约车要少,但是网约车却不存在车辆投入和运营维护成本。所以共享单车未来的路怎么走,现在仍然是摸着石头过河,需要在试的过程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华商报记者表示,共享单车和打车软件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二者都是共享经济交通出行领域,前期都是靠补贴、红包、烧钱吸引用户,都是靠资本大量注入。毫无疑问,共享单车肯定会走网约车的老路,行业洗牌之后,一两家巨头垄断事实格局形成,肯定是会涨价,企业的本质还是要追求利润,靠烧钱不会长久。

另有观点认为,尽管和大手笔的成本投入相比,共享单车还无法看到快速的盈利回报,但共享单车作为高频使用场景,却具有超强现金流和日均收入相对稳定的财务特点。如果能降低人为损耗,共享单车盈利是值得期待的。很显然,从近期单车缔结的战略合作方来看,双方对于未来前景的预期远不仅仅局限在每小时1块钱的收入。 华商报记者 王静 李程 文/图

“全能车”遭共享单车集体反对

号称“聚合一切共享单车”、交一份押金就能骑任意品牌共享单车的“全能车”遇到了麻烦,被它收录的ofo、摩拜和小鸣单车都公开表示没有授权过。

最近一款名为“全能车”的App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号称只需交纳一份押金299元,就能畅骑任意品牌共享单车。今年3月,“全能车”开始内测,最初仅提供4种品牌共享单车的服务。7月6日,华商报记者在其App界面上看到,目前“可用车型”显示为ofo、摩拜、小蓝、小鸣、哈罗、骑呗等共11种共享单车。其用户协议中说明:“用户使用全能车App即同意本公司将代理用户,前往各单车平台进行注册,缴纳押金,认证。”

而摩拜和ofo近日均表示没有对“全能车”授权,而且曾多次对“全能车”进行封禁。小鸣单车也表示没有授权过。ofo负责人揭示了“全能车”实现只交一份押金而使用多个品牌的原理:全能车大量购买个人的身份证信息,再去用这些信息实名认证注册ofo、摩拜、小蓝等共享单车。也就是说,当有人通过“全能车”App用车时,其实是用了别人的身份信息用车。

独立IT分析师付亮对华商报记者分析,品牌价值是一个单车公司的最重要的资产,而“全能车”将大大削弱单车品牌的差异,单车公司成了一个简单的自行车提供商,这将导致单车品牌的大幅贬值。其次,用户资产被截留,用户的个人信息不准确,安全责任难以清晰判定,这都是共享单车公司无法接受的。

那么,“全能车”是不是真正的押金共享?付亮认为,实际上并不是,他分析,“全能车”只是一个一对一后再一对多的平台。用户的押金到了“全能车”平台,而“全能车”再拿出部分交给各共享单车做押金。实际不是押金共享,而是押金批发零售,所以“全能车”采用了目前价格最高的押金金额作为自己的押金金额。而且“全能车”模式的关键问题是,共享单车并不知道真正的骑车人是谁,这与交通部必须实名骑乘的要求是不符的。 华商报记者 王静

作者:王静

责任编辑:

 

-->